《新聞1+1》2014年1月鼎曜製冰機3日完成台本

  ——制毒致富 必汽車借款須制服
  評論員機車借款 白岩松:
  你好觀眾朋友,歡婚禮主持推薦迎收看在直播的《新聞1+1》。
  新聞必須是真實的,但是真實的新聞有的時候也會讓人產生錯覺。比如說前些天,我們出動了3000名公安、武警,包括邊防部隊,而且是海陸空,又有快艇,天上還有直升飛機,然後要發起一次圍剿,對手既有手雷,也有AK47等等,說到這的時候,您一定會想這一定是一場戰爭,而且我們的對手似室內設計乎在境外吧,國內誰誰敢啊?但是告訴你,就在國內,而且是針對的是一個村子,不過這個村子是販毒、制毒,而且這個村子就在廣東,一起讓我們到現場看一下。
  解說:
  2013年12月29號凌晨,三千多名全副武裝的幹警,在夜色中悄悄集錦,他們的目標是廣東汕尾陸豐博社村,廣東警方一場名為“雷霆掃毒”的統一行動,將在這裡收網。這場行動由廣東省公安廳廳長李春生,在省公安廳指揮中心坐鎮指揮,副廳長郭少波等人則是在汕尾前線指揮部考前指揮,凌晨四點行動開始。
  廣東省公安廳廳長  李春生:
  今天的收網行動,我宣佈開始。
  解說:
  這是一場海陸空全面展開的圍堵行動,地面上廣東省出動了三千多名公安、武警和邊防警力,分為109個抓捕小組,對博社村展開集中清剿。
  辦案民警:
  抄銷路,直接到對象的家裡去,第二組由我帶隊,插到這個前面。
  解說:
  考慮到博社村前面,距離海邊只有2.5公里,為了防止犯罪嫌疑人,走水路逃脫,廣東省公安廳還組織了邊防快艇,在博社村南部海邊區域,設卡清查,做好攔截準備。同時派出的兩架警用直升機,負責在博社村上空,探照追蹤,航拍取證,緊急救援等任務。
  專案人員:
  這個是成品,這一箱子跟這一堆,這個大概40斤吧,大約40斤。
  解說:
  據瞭解,陸豐涉毒問題由來以久。近三年,陸豐冰毒占全額份額以超過三分之一,而博社村正是該地區,涉毒嚴重的第一大村。
  廣東省公安廳副廳長 郭少波:
  這個村有20%的家庭,直接或者間接參與制毒,所以基本是家族式的,兄弟姐妹親戚朋友之間,然後村裡面已經形成了產業化。
  解說:
  廣東警方層多次進行整治,但經常遭遇到不同程度的暴力抗法。警方介紹,以往警察一進村,就會被兩三百輛摩托車團團圍主,村民手裡有仿製手槍,甚至還有AK47,土製手雷等,殺傷性武器。
  辦案民警:
  這個是什麼?這是獵槍子彈,打完之後的子彈殼。這個是獵槍子彈。
  解說:
  參加此次行動的警力,都是從汕頭、惠州、梅州、河源市,異地調遣而來。兩個小時的清剿行動結束,警方不僅抓獲制販毒開山元老,蔡梁活等182名犯罪嫌疑人,還搗制毒工廠77個,繳獲冰毒近三噸,K粉260公斤,制毒原料23噸。
  郭少波:
  這是我省有史以來,打擊毒品犯罪用兵規模最大,抓捕對象最多,打擊震懾效果最好的一次標誌性的經典戰例。
  白岩松:
  我們來看看這次圍剿行動的收成。這個收成了包括18個犯罪團夥被打掉,然後制毒工廠77個,尤其重點的是冰毒2.9噸,還有K粉260公斤。為什麼說尤其重要的是這個2.9噸這樣一個概念呢?來我們對比一下,在以往的新聞當中我們瞭解的數字是什麼?2002年2月,山東史上最大的冰毒案告破,繳獲冰毒22公斤,2013年3月長沙最大的毒品案告破,繳獲冰毒268公斤,2013年7月南昌破獲全省有史以來販賣冰毒最大案件,繳獲冰毒13公斤。268共、13公斤、22公斤,這都是史上最大了。好了,回頭看就這一次圍剿行動,冰毒是2.9噸,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概念?接下來我們就馬上連線廣東省公安廳禁毒局政委邱偉,邱政委您好,喂,邱政委你好,聽的見嗎?邱偉政委?可能是線路的問題,現在還沒有連通,一會讓我們的導播來繼續進行。
  我們接下來再看看前面這樣的一個村子的狀況,它地處是廣東省汕尾陸豐甲西鎮,面積不大0.54平方公里,但是我們就看這麼小的面積,人口是1萬4千多人,住戶1700多戶人家,而且這很富,但是很富,為什麼難以打掉呢?我覺得有這樣的幾個原因,我不知道通過這張照片大家能不能感受到,0.54平方公里,住著1萬4千多人,他裡頭的房子這個房子,密密麻麻的,這是第一個因素,地形非常負責,第二個呢,它又有裡應外合,而且它的村幹部,模“販”帶頭作為,這個販是販毒的販,而且真帶頭,他在被抓到的時候,還正在替前幾天被抓到的人想往外撈人呢,第三個很大打掉的原因,這個地可真團結,這麼多年就再販毒和制毒的過程當中,沒有出現過分臟不均的內訌等等,另外他們都有這種相關的武器手雷,AK47等等,經常暴力抗法。但是也跟他地形緊密有關,最後一條,當然是販毒這樣一個最大的利潤。好了接下來,我們連線廣東省公安廳,禁毒局的邱偉,邱政委你好。
  廣東省公安廳禁毒局政委 邱偉:
  主持人,你好。
  白岩松:
  剛纔我們已經說了,一次行動圍剿,這個2.9噸冰毒,從你們以往的經驗來說,這個村子是一個什麼樣的概念,放到全國去看?
  邱偉:
  主持人,這樣,就是通過這一次的行動,我們感覺到村裡面原來情報跟老百姓舉報說的,村裡面有兩層以上的人參與制毒或者是直接制毒,現在看起來這個數,應該是比現實還要有差距,也就是說現實比這新在這個情況還要嚴重。
  白岩松:
  放在全國看,這都是一個及其龐大的制毒的村子吧?或者叫基地?
  邱偉
  在全國就是製冰毒最嚴重的就是陸豐,陸豐最嚴重就是商賈,商賈最嚴重裡面皆是博社村,博社村制毒、販毒裡面非常嚴重,我們行動後期發現越來越多,現在這幾天,再繼續組織第三波、第二波清剿發現的量還是不少的。
  白岩松:
  另外我們註意到在媒體的相關的報道當中,這個地方在以往我們也多次打,但是地形各種各樣的因素,其中還包括一個他經常暴力抗法,也擁有相關的武器,手雷、AK47,這一次我們大的圍剿行動當中,是否也遭遇到了暴力抗法的這個局面?
  邱偉:
  平時我們進村偵查破案都碰到一些圍堵,圍路不給走啊,砸石頭,甚至警車底下放釘板,砸爛警車都有,甚至搶毒品,還有跟執法人員發生暴力衝突都有,由於我們這次進村的部隊力量比較多,我們也做了各種風險評估,同時也考慮到,可能對參戰人員有人身威脅,可能會出現對質,衝突,或者是流血事件,我們做了充分的評估準備,特別給參戰隊員做了動員,也做了部署,讓大家做好防護工作,特別是要依法執法,文明執法,規範執法,首先是避開這個把柄,另外就是我們對怎麼處置各種突發事件,包括圍攻等這些事件,都做思想準備跟措施上的準備,制定了實施點具體的措施,所以兵不血刃,這次行動沒有遭到抵抗。
  白岩松:
  好,非常感謝您帶給我們的介紹,另外有三個細節呢,也要給觀眾朋友們介紹一下,第一個細節,是凌晨4點鐘,發起的這次總攻,因為這個時間點,是一天當中最薄弱的環節,防範不及。第二個,集結了3000名的公安、武警,包括邊防部隊,都是從外地大多是從外地調配而來,這樣的話不容易走漏風聲,第三點呢,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,整個的部署,是提前也瞭解了相當多的情況,而且在這個過程中,因此只有三個人受傷,據媒體報道,這應該的確是應和  剛纔邱政委所說的兵不血刃。但是接下來我們就要關註,如此龐大的制毒村子,甚至從某種角度,全國銷量三分之一恐怕都與這個村子有關,這會是一個什麼樣的村子呢?
  解說:
  地處廣東省汕尾市甲西鎮的博社村,0.54平方公里的面積,住著1700多戶人家,1萬4千多人口。
  電話採訪《南方日報》記者洪奕宜:
  陸豐甲西鎮,它是屬於三甲地區其中的一個鎮,甲西鎮裡邊有22個行政村,博社村是其中最大的一個,這個村背面是一片荔枝林,南面是靠海,在它的歷史上,以前這種種植一些荔枝、甘蔗、花生、龍眼這樣的農作物為生,這兩年我後來去過,覺得這個村子裡面,整個村內的形態,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。
  解說:
  就是這個博社村,被外界賦予了各種各樣並不光彩的稱號,它是三甲地區,制、販毒的第一大毒村,生意做不做,關鍵看博社的標桿村,甚至是陸豐制、販毒的第一堡壘村。
  邱偉:
  堡壘村制毒非常嚴重,形成一個家族式運作,產業化經營,地方性防護,所以我們說的是堡壘村。
  解說:
  這是2013年12月29號白天拍攝的一張照片,當公安幹警進入到這個街道狹小,電線滿天飛的村子時,危險似乎無處不在。
  邱偉:
  一年多疑來,我們進村去破案,抓人搞點端窩,都是不同程度地遭到阻攔,遭到堵路,瘋堵,扎釘子、砸玻璃,圍住你不給走,甚至是哄搶毒品,甚至是跟警察發生衝突,所以過去歷史上,有兩次進村,都是遭受這樣的抗法。
  解說:
  抗法的背後,是巨大的利益,調查統計村內竟然有兩成以上家庭,直接活參股從事制、販毒犯罪。
  洪奕宜:
  在博社村的村裡頭,居然還張貼一張很大的報告,就是不准無亂扔制毒垃圾,所以可見制毒這樣的一個現象,已經到了明目張膽的地步了。 
  解說:
  三年來博社村,在全國公安查緝的涉毒案件中所占比例逐年增長,從14%發展到,已超過40%。今年10月20號,廣東省公安廳發佈的59名涉毒逃犯中,有13名就來自博社村,其中最年輕的是一名90後,年齡最大的已盡七旬,歷史再往前走15年,在博社村的歷史上,1999年和2011年它曾兩次被國家禁毒委列為涉毒重點整治地區。
  邱偉:
  我們給他編了幾句順口溜,博社毒村不得了,高壓電線隨處走,發電機組擺門口,豪車名宅裝探頭,租用老屋富流油,異味刺鼻污水流,天天結婚花車俏,十家制毒準八九,法理不容人頭掉,斷子絕孫死翹翹。我講了五中現象,高壓電、發電機組、豪車名宅、氣味,還有老屋,還有掛著花車,如果有這些現象的,十家有八九家是有的。
  白岩松:
  制毒和販毒,其實如果要從法律的量刑來說呢,可以說是一個高壓線,因此當也人看到了這樣的一條新聞,看瞭如此驚訝的數據的時候,恨不得把這個村子現在變成一個監獄吧,當然你也會委屈一些好人,但是相當大的比例,參與到制毒、販毒過程當中,這是一點都毋庸置疑的事實。這個村子呢,是家族式的運作,產業化的經營,而且還有地方性的保護。這其中跟利潤極大,容易擁有財富,容易把人拉下水也緊密相關,利潤大到什麼地步呢?媒體報道一個小小的細節,孩子在放假期間,就把康泰克外面的膠囊撥掉,把裡面的粉弄出來,一個月能掙一萬塊錢,你就知道這裡的利潤是什麼樣的一種空間了,好,接下來我們就連線公安部禁毒局偵查指導處的處長蘭衛紅,蘭處長你好。
  公安部禁毒局偵查指導處處長 蘭衛紅:
  你好。
  白岩松:
  其實這樣的一個村子,他一定是從小到大,從大到有規模,慢慢形成壟斷,他為什麼能夠做到現在這樣的一種規模?  
  蘭衛紅:
  其實這個陸豐,從1999年開始,我們就對他進行了整治。但是整治四年以後呢,就是取得了很小的效果,就開始我們摘了帽。由於當地的黨委政府,包括公安機關工作的弱化,它從2001年開始又迅速的制毒犯罪蔓延開來,我們公安部禁毒對全國繳獲的毒品的樣品進行分析以後發現,我們2010年全國繳獲的有14%是來自陸豐,所以給我們很大的警示。2011年的7月份,我們決定對陸豐進行掛牌整治,但是沒有看到有好的這個結果。而且我們最近的數據近三年的數據發現,全國抓獲的陸豐籍的毒販達到了2071名,而且已每年30%的速度遞增,這樣就讓我們下了一個很大的決心。
  白岩松:
  那在做這次如此大規模,甚至包括海陸空圍剿行動之前,我想知道從公安部的角度,包括廣東警方角度提前要做怎樣的調查和查排?
  蘭衛紅:
  為了對陸豐這個毒品問題進行重點整治,我們做了很早的準備。特別是我們公安部的郭樹文部長,他對這個制度問題有明確的批示,要求我們加大力度,進行重點整治,我們大概是公安部做了幾件事,第一個件事就是摸清情況,我們從今年的1月份開始,我們公安部禁毒局派了五個批示30多個人分批次的到陸豐調研,瞭解情況,掌握情況。我們10月份,我們在廣東組織了18個省,有58個專案組的案件,是針對陸豐進行偵辦,對此我們就對陸豐的情況,瞭解得更加深入和具體。第二個就是高層的推動,這個是非常重要的。5月7號我們國家禁毒辦,公安部禁毒局的劉躍進同志,約談了汕尾和陸豐兩級黨委政府和公安機關的負責人,5月29號我們劉躍進同志,親自給廣東新鄭廳長,李春生同志寫了一封信,通報了廣東的毒氣的問題,6月中旬,廣東省委高度重視,調整了汕尾、陸豐兩級主要領導和公檢法的主要部門的負責人。10月22號,我們劉局長再一次赴陸豐,推動這個工作的落實,10月18號,我們劉局長又把陸豐的工作組,我們廣東在汕尾的工作調到北京來,聽取他們的工作彙報,然後我們局裡感覺到這個問題,確確實實需要進一步的推動這個工作,所以第二部就是,我們派人進駐了汕尾工作組,我們剛纔李偉副部長的批示精神,我們禁毒局在11月23號派出工作小組和廣東的同志,共同研究推動這個圍剿的行動。我們協調有關部門,對博社村進行航空偵查,我們的情報鎖定了我們要抓捕的對象,和可疑的制毒窩點,形成了地圖為下一步的圍剿打下了良好的基礎。
  白岩松:
  沒錯。
  蘭衛紅:
  接下來我們就是很重點的一條,就是圍繞涉及一些的內部人員,以及相關的保護傘,我們和當地的紀委,檢察機關進行研究溝通,我們在推動這個事情的進展。
  白岩松:
  好,在這提到了一個非常重要的關鍵詞,就是保護傘,如果沒有一定的保護傘,他也不可能從小到大,然後從大到形成規模,而且屢打反而總能夠重新在崛起,我們就一起來研究一下這種保護傘。
  解說:
  村幹部既參與制毒、販毒,又充當保護傘,第一大毒村博社村,之所以被稱為堡壘村,這是重要的原因之一。
  郭少波:
  這條村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?有好多原因,其中一個原因也是跟村幹部,既參與又當保護傘是有關的,要不這個村就不會這麼嚴重。
  解說:
  廣東警方的此次行動,博社村村支部書記,蔡東佳於當天凌晨在惠州羅網,而這個人也是博社村的頭號目標人物。
  邱偉:
  老百姓說,蔡東佳是發家致富,制毒鼻祖,惡貫滿盈,當今紅人。因為他不僅是村的支書,還是陸豐和汕尾的人大代表。
  解說:
  51歲的蔡東佳,十幾年前曾去深圳做生意,七八年回村,並且當上了村支書,有證據顯示,在他走馬上任沒多久,就淪為村裡制毒、販毒人員保護傘。
  邱偉:
  他是紅白黑都通的,存理有黑保安,這些黑保安都是為他所用的,然後村邊有名哨和暗哨,在關鍵的一些交通要道上,有他的探風點,就是哪一天有大部隊出發,他立馬就通知大家,趕緊註意要下雨了。
  解說:
  警方發現這位毒村的老大信息靈通,關係網強大,一旦村裡有人因制、販毒問題被抓,他便會通過各種方式去撈人,而蔡東佳羅網,也正是載在了撈人上,他的堂弟在惠州羅網,他在前往惠州撈人的路上,被警方抓獲。據警方介紹,蔡東佳在試圖撈人的過程中,曾找過民警幫忙。
  邱偉:
  其中有一個民警是收了好處,而且是已經起作用了,利用去醫院體驗的時候,這個民警安排他們見面了,這個是嚴重違法違規的。
  解說:
  事實上蔡東佳等人,得到當地一些警員的協助,早已不是什麼新聞,此次行動中,當地黨政部門幹部,涉嫌充當毒販保護傘的有14人,除了村幹部,還包括陸豐公安局,機關幹部,以及當地派出所所長和民警等。
  邱偉
  民警工資很低,一千多都有,你看他一個月一千多塊錢,他參與或者縱容,抓到你以後,一次可以收十萬、八萬,然後參與去賣一次可以收很多錢。
  解說:
  村幹部、派出所所長,民警、公安機關跟不,蔡東佳的網絡到底編織了多大,我們尚不得而知,但毋庸置疑的是,正因為有著這些大大小小的保護傘,才使得一個毒村可以長期對抗著法律。
  邱偉:
  我覺得還是利益驅使吧,無力不起早,他冒著生命危險乾這個,就是為錢,另外一個就是風氣的問題,大家都相安無事,成本低、風險低,撈一把,可以過好日子,大概利益驅動很重要,另外就是他特殊的黨風、政風、民風,已經習以為常,所以就有這個情況。
  白岩松:
  沒錯,有利益有利潤,就容易擁有保護傘,而擁有保護傘就很難一次性把立即打掉,不過我們很希望這一次能夠真的打掉。接下來馬上還是連線公安部禁毒局偵查指導處的處長蘭衛紅。蘭處長你好。其實就是一個問題,非常簡單,如何這次打的很漂亮,但是怎麼能夠去做到打完了之後,將來不東山再起,或者在崛起呢?
  蘭衛紅:
  我們也是在重點研究這個問題,我們認為保護傘是他制毒、犯罪參與的一個主要因素,如果保護傘不打掉,那麼制毒犯罪,一定還會卷土重來,所以我們下一步,一定會加強對保護傘打擊的力度,加強督導,因為我們也掌握了很多的情況和和線索,我們也相信在2014年我們應該把這個工作推的更深入,有更好的結果。
  白岩松:
  也並不是12月29號就是最後的一次行動,恐怕,哪怕圍繞這一個村也會有你們的行動吧?在不打草驚蛇之下,最後給他消滅的乾凈一點?
  蘭衛紅:
  對的,因為12月29號只是第一步,我們應該還有第二步、第三步的跟上。
  白岩松:
  好,非常感謝您給我們帶來的解讀。其實問題非常關鍵,剛纔蘭處長也已經說到了這一點,如果靠一次行動,抓了他的幾百人制毒和販毒者,甚至把他的模“販”帶頭作用得村領導都給拿下了當然非常好。但是如果不能同時打掉,他的相關保護傘的話,他就會為他將來在崛起留有了一定的空間,另外當我們在聚焦在廣東打這一個村子的時候,恐怕也要聯想,這一個村子被打掉了,市場還在那,利潤還在那,需求還在那,會不會在廣東的其它得村,或者說不是廣東省,甚至到全國其它地方哪一個村,再慢慢的興起呢,這就需要整個社會再關註完這樣的一個新聞之後,也能夠瞪大眼睛,不讓自己的身邊,出現這樣的村由小變大。
(編輯:SN028)
創作者介紹

戴夢夢

ym94ymeir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